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内容

赫然的意思十年对越还击战最大的失利,从战俘说起-南疆烽烟正十年

19 全部文章 | 2017年12月05日
十年对越还击战最大的失利,从战俘说起-南疆烽烟正十年
分清楚投降和被俘的概念。
投降是放下武器,放弃抵抗,主动投向敌人从而被活捉,被俘是因为各种因素从而被敌人活捉,也就是说投降是被俘的子集。投降一定是被俘,而被俘不一定是投降。
对于军人而言,投降是可耻的,因为投降以外的因素而被俘则不然。这里所说的其他因素包括:因身负重伤,极度饥渴,赤手空拳,弹尽粮绝等客观原因,失去反抗能力而被俘;遇敌处置不当、反抗不力而被俘或是没有组织反抗而束手被俘。把被俘等同于投降,把一般被俘人员也按投降人员处理是错误的。

对于投降者和一般被俘者区别对待。
任何军队都不会肯定或者鼓励投降,打仗哪能没有困难,哪会不遇到挫折。遇到困难和挫折就投降,这还是什么军队李宗瑶?还打什么仗?所以宽待俘虏只适用于对敌,而不适用于对己乡村艳旅,否则就是自我瓦解,自我削弱。对投降者予以惩处,是军法所在禹成贤,绝不是什么迫害。而对于一般被俘者,失去反抗能力而被俘的不予任何处理,犯有错误者最多给予纪律处分,不追究刑事责任元千岁。

和志愿军被俘归来人员相比,对对越作战被俘归来人员的处理进步很大,合情合理合法。
1979年9月21日,总政治部下发了《关于我对越自卫还击作战被俘归来人员的处理办法》杨建志,文件对一般被俘人员和投降人员均视情节作了明确的区别对待:
(一)关于一般被俘归来人员的处理问题:
1、作战中表现较好,因身负重伤,极度饥渴,赤手空拳,弹尽粮绝等客观原因,失去反抗能力而被俘,被俘期间立场坚定,积极组织参加对敌斗争慕慕涵雪,保持了革命军人气节的,一律恢复其军籍、党籍、团籍、给予表扬。身体健康的继续留队工作。
2、战斗中与部队失去联系,在寻找部队时遇敌处置不当、反抗不力而被俘,或者被俘期间有泄露秘密、说了错话等问题,情节轻微,态度好的;恢复其军籍、党籍、团籍、不给予处分,按正常转业、退伍处理;情节严重的,可恢复其军籍、党籍、团籍,但要给予纪律处分,即作转业、退伍处理。
3、负主要责任的领导干部遇敌右倾保命,没有组织反抗而束手被俘,可恢复其军籍,但要撤消职务,给予党纪处分,即作转业或复员处理。
(二)关于投敌被遣送归来人员的处理问题:
1、作战中贪生怕死,率部投降的,一律开除其军籍、党籍、追究刑事责任,依法惩处。
2、对于积极参与组织、策划或煽动投降的,开除其军籍、党籍、团籍,回原籍劳动。其中情节特别恶劣,民愤很大的,应追究刑事责任。
3、对于被迫或随从投降的干部,在被俘期间表现好的,可恢复军籍、党籍、给予或免予党纪处分,作复员或转业处理。其中被俘期间不好的,开除党籍,作复员处理。
4、对于被迫或随从投降的战士,按一般被俘人员对待,恢复其军籍、党籍、团籍,作正常退伍
处理。其中在被俘期间表现不好的蔷薇格斗2,可给予必要的纪律处分。
(三)
…………
关于被俘归来人员评功、评残和发放对越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纪念章等问题:
凡恢复军籍、党籍、团籍者,在作战中有突出功绩的,应予评功评奖;在战场上立功者均予承认。原误定为烈士追记立功者一压定情,应重新评定。
凡恢复军籍者,均按规定发给对越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纪念章和慰问品;在作战中致残或在被俘期间被敌打成残废的,均应评定残废等级,按国务院、中央军委(1979)161号文件规定妥善安置。

解放军和越军被俘人员数据
中方交给越方被俘人员名单1638名(此为收容数,战场俘虏数是2700多人,就地释放了一批),越方交给中方被俘人员名单240名。双方从1979年5月21日开始分5批释放交接俘虏,至6月22日结束。地点都在中国广西友谊关至越南同登公路零公里处。

解放军在1979年回撤时损失一个营,被俘219人。
1979年3月12日,在广西方向参战的50军150师448团奉命从班英地区向北回撤。团和师主张全团一起走大路,但是军驻师工作组却要求2营去走小路顺便执行搜剿任务,所谓“搂草打兔子”。结果2营在那嘎及其以北地区夜间行动时,遭到越军阻击。不幸的是,带队的副团长胡庆忠战斗一开始就牺牲了,剩下的副政委龙德昶、副参谋长付培德未能切实掌握住部队,造成各分队失去指挥,陷入各自为战的不利境地。

团主力这边听到枪声大作曹又方,知道大事不好,出现了最坏的情况。遂请示全团回援,师同意,军工作组否决,无奈之下只派了1连和8连去接应,结果全部损失。448团这次失败,是整个十年对越作战最大的失利,共有542人失散(被俘回归219名),丢失各种枪支407支。
当时团主力和2营的直线距离并不远,苦在隔了一座大山。战后总结,军事科学院宋老头拿着放大镜看着一比五万的地图,说,离得这么近,怎么……。旁边的人赶紧说,储世新请老首长看清楚些,赫然的意思那是一条加粗的等高线。宋老头这才不吭气了。

总而言之,在情况不明的地区让一个分队孤军行动,又没有采取有力的救援措施,是448团2营失败的主要原因。根本责任在军工作组。战后处理:两个副军长一个降职(一说撤职),一个调离,副政委党内警告。
其中1连建制较为完整的损失,而且还是在经过支委会讨论之后决定放下武器的。支部书记、指导员冯增敏先是以梦诱导,说什么他梦到知难而进,死,知难而退,生;然后又说听大伙儿的意见。支部副书记、连长李和平先是主张打到底,后来又改称听指导员的,听大家伙的。8连副连长王立新表现极为英勇,他枪毙了上来劝降的叛徒,带领一排的战友战斗到最后一刻。全排除了两名重伤员外,全部牺牲林宰范。战后,50军给王立新追记了一等功片平茜。

一件唏嘘之事
对越作战被俘归来人员中,被追究刑事责任,判处有期徒刑的主要都是干部,从团职到排职都有。其中有一位姓靳的排长,是50军150师448团1连3排长,他有个同胞弟弟,在13军39师117团2连,也是3排长。弟弟参加了著名的代乃阻击战,在正副连长、1排长、2排长先后伤亡的情况下代理连长职务接替指挥,立下了战功,战中代理的职务在战后得到确认,正式提升为连长。同样参战,同样职务,却因为部队不同,命运截然相反。哥哥在看守所里就哀叹:弟弟成了英雄,哥哥成了狗熊。同胞兄弟骆伟科,一个功臣、一个罪人,让人不得不感叹世事无常,造化弄人。

上一篇:钢铁终结者塞恩在男人眼里,女人哪些行为算勾引?-感情在线

下一篇:詹姆斯飞跃卢卡斯关注收藏民声!再论《文物保护法》出台的法理性!-贺大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