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内容

贺兰山别涅季克托夫:大声地歌唱吧,自由之子!-未来文学

37 全部文章 | 2019年07月17日
别涅季克托夫:大声地歌唱吧,自由之子!-未来文学

“蔚蓝天空的面孔奇妙地变幻——
你却始终没有改变。
难道不是因此,你神秘的光
让幻想者的心感到亲近?
请你告诉我,可爱的星星,
你可是造物主永恒的钥匙?”
别涅季克托夫诗十二首
[俄罗斯]别涅季克托夫
汪剑钊 译

【译者按】
别涅季克托夫的诗歌注重形式,想象诡谲,用词出人意料,敢于打破韵律上的陈规束缚,得到茹科夫斯基、屠格涅夫和丘特切夫等文坛名人的赞赏。1835年,他出版了第一本诗集,随即成为贵族沙龙中的宠儿,不少贵妇人以能背诵他的作品为荣,竞相请他为自己的纪念册题诗。不过,由于受到别林斯基的偏见性的批评影响,他的诗歌地位并没能获得应有的承认。直到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他的探索性价值才被认识到,这与一部分形式主义理论家,如托马舍夫斯基、金兹堡等的推助有密切的关系。论及俄罗斯文学的建设,他在翻译方面的成就也不可忽视,曾译过歌德、席勒、莎士比亚、拜伦、雨果、戈蒂耶、密茨凯维奇等人的作品,不少译作被当作了经典译本。此外,别涅季克托夫对高等数学和天文学也有浓厚的兴趣。
致北极星
子夜的天空繁星无数,
照耀着失眠的眼睛;
昴星团有如神奇的花冠,
金牛座炽热地燃烧。
华丽的星星以灿烂的美
疾速掠过我的眼神,
一切消失,但是何雨桐,北极星
突然像钉子吸引了我。
你静静闪烁,苍天迷人的女儿,
在令人厌烦的白昼之后;
你这天女,从高空
慵懒而甜蜜地俯瞰我。
无垠的夜将北方的居民
沉入了狡诈的黑暗:
你是他子夜的太阳,
既不需要升起,也不降落。
在漫漫长夜,忧虑的农夫
把眼睛盯紧了高空,
等待,别错过约定的时刻:
他一直仰望着这颗星,
这是一辆深邃无比的天车,
在北极闪烁点点火星;
在天象书中,七颗星
标示出了时间的序列。
航海者在大海里行驶——
航标灯在哪里闪烁?
贪婪的大海深不见底,
海岸——也早已沉没。
你发光的地方就是海岸,
人眼所见的山峰上的灯塔!
你扎入天空的地方就是海底,
那是天空银色的船锚!
我看见:星星在不停旋转,
你却独自恒定不动。
蔚蓝天空的面孔奇妙地变幻——
你却始终没有改变。
难道不是因此,你神秘的光
让幻想者的心感到亲近?
请你告诉我,可爱的星星不朽星空,
你可是造物主永恒的钥匙?
1836
我爱你
“我爱你,”我不敢大声说出来,
“我爱你!”我的眼神说道;
但一接触到你严厉的眼神,
热烈的眼神突然垂下,愣住。
“我爱你!”我怯生生地说道,
但你的回答给我的舌头上了锁;
我的舌头缄默,眼神刻意回避,
而心依然含糊地嘟哝“我爱你”。
你清晰地听到心挚诚的跳动,
它就是以这种方式向你抵达,
但是,即便是你愠怒的命令
也不能阻止它前进的步伐……
我爱你上善若书!作为对拒绝的报复,
仿佛故意使然,不再有怜悯,
胸膛因为爱情而无法呼吸,
而我仅能用诗笔写下“我爱你”黎美娴近照。
1836
夜莺之歌
在苏醒过来的原野上,
声音的天才——夜莺
希望全身都流淌出歌声,
在起伏有序的啼啭中死去;
起先发出热烈的大笑,
随后越来越静,变成了
一声声温柔的呻吟,
逐渐漫溢,仿佛牧笛,
它们令人陶醉地
演奏出银色的颤音。
哦,亲爱的!歌手在空中
歌唱爱情,召唤我们去享受——
热情的小伙也这样低语女友,——
她奔放犹如初升的太阳,
美人儿贴紧了他的嘴唇;
他的手像一条灵活的小蛇,
缠绕年轻姑娘的娇躯,
在她的胸口游动——枕着乳房入睡……
而被厄运滋养的人隐居在林莽,
他孑然一身,没有花冠,没有姑娘,
凝神谛听:在伴随歌手的歌唱,
他寻找与自己灵魂的共鸣;
快乐的泪滴在眼眶里闪烁;
它出人意料地滚向两片嘴唇,
而墓穴般阴郁的微笑融洽地
与这滴泪水一起开始发光。
响亮地歌唱吧,原野的喉舌!
用你神奇而丰富的歌声
去愉悦幸福的人儿,
它们那么华丽、激烈和充满欲望,
却与悲伤的旋律如此协调,
你倾诉的忧伤是那么和谐,
大声地歌唱吧恐怖食肉虫,自由之子!
尽管我听不懂你的歌声,
我的胸膛已经在回应
大地母亲的呼声。
1836

《俄罗斯黄金时代诗选》,汪剑钊译。
我的选择
我是奢华传染病的高傲之敌,
我摈弃充斥世界的虚荣心,——
我爱的不是你们,燃烧的红钻石,
我爱的是你,湛蓝的蓝宝石!
在日常的生活中,我欣赏的
不是玫瑰,不是令人迷醉的百合,
我喜欢洁白而谦卑的铃兰,
它栖身在爆竹柳的树丛深处。
狂放时尚的宠儿与诱惑者!
轻佻的你们,——且随西风远离!
我爱的是你,大自然谦恭的女儿,
我的朋友,我的铃兰和蓝宝石!
1836
鬈发
迷人少女一头鬈发,
鬈发光亮而芬芳,
鬈发如戒指,如溪水,如细蛇,
鬈发——是丝质的瀑布!
缠卷吧,流泻吧,披散吧,
和谐、华美、晶亮、珍珠似的!
你们不需要钻石点缀,
你们的卷曲不可捉摸宰相厚黑日常,
无须装饰,美就在闪烁,
也不需要珠宝缀成的花冠;
只要有这玫瑰——爱的花朵,——
玫瑰——温柔的符号,——
呈现伊甸园的魅惑,——
你温柔的软波!
我记得:在令人陶醉的
舞会之夜,昏昏欲睡,
这些鬈发垂下头顶,
遮住了明亮的眸子,
成百双眼睛跟着鬈发旋转,
在闪烁的烛光下,
鬈发的影子神奇地
在酥胸与香肩之间颤栗;
一只温柔的小手漫不经意
把你们甩向耳畔;
年轻人的心激情荡漾,
高高地飘飞起来。
我们贪心的眼神
追逐这些鬈发的纷飞,
口中找不到合适的词语,
但眼底燃烧着一个问题:“这一头金色的鬈发,
谁又是它们的主人?
有哪一只贪心的手
能舀取这柔情的发波?
我们这些受折磨的朋友,
谁能有幸嗅到那芬芳,
手指能被这发丝缠绕,
谁能被唇吻所灼伤,
为柔意束缚,被爱情蹂躏,
黑夜里,谁的枕畔
有发丝忘情地遗落?”
鬈发啊,金色的鬈发,
繁茂、华丽的鬈发,
少女高贵的冠冕乙一zoo!
年轻人为你们神不守舍,
火热的心砰砰撞击,
向你们尽情倾诉衷肠;
但他们所能收获的
只是眼睛承受的折磨,
你们这尘世的无价珍宝,
谁也不配去领受:
遽然显身,一阵戏耍,——
于是,恍如水月镜花,
鬈发之波随即翻腾而过,
流向神秘莫测的远方。
1836

19世纪俄罗斯画家布留洛夫《意大利的中午》。
峭岩
被浩瀚的大海围在了中央,
峭岩高傲地耸立,——阴郁,严峻,
它屹立不动,气势凛然,
与拍岸的海浪和世纪的冲击抗争。
巨浪只是在舔噬强劲的脚趾;
时间只是让额头多了几条皱纹;
灰色的苔藓爬上宽阔的斜坡,
花白的岩顶——是鹰隼的御座。
巨人全身被海雾遮掩,犹如披着斗篷,
他低着蓬乱的脑袋,仿佛在沉思;
把整个身子无畏地倾向大海,
令人惊恐地高悬在幽深的海水之上。
你以为他会倒下——但不会有这情景!
他躬起身子,为的是带着轻蔑的笑容
向下俯瞰疲乏不堪的波浪,
用他的勇敢来恐吓凡人的眼神。
他外表冰凉,内在却秉有天然的热忱:
在创世者创造奇迹的那一天,
他是火的神力——火焰的长子——
从大地的心脏强劲地迸涌了出来!
他飞了出来,冷却成了坚硬的花岗岩。
太阳的光亮也不再能让他复活;
他古老的胸膛已对安逸的享受关闭;
他还变得粗野和阴郁:但是他十分强壮!
但是,他焕发着狂暴无比的快乐,
仿佛飓风奔驰在放纵的道路上,
当海洋朝他推送波涛,海沫四溅,
贪得无厌地扑向巨人的胸膛。
闪电的火焰在他的头顶忽闪。
雷神对准他的心脏猛然击打——
你猜怎么着?——火蛇折损了舌头,
峭岩却安然无恙,发出哈哈大笑。
1836
两重幻象
我有过两次爱情:两位迷人的姑娘,
在我的生命中闪烁神性的光彩;
她们向我吟唱充满活力的小曲,
让灵魂体验来自天堂的幸福。
我爱的这一个,她美丽的脸颊
被滚烫的伤心之泪所灼伤;
那另一个呢,她的眸子晶亮,
绽露着甜蜜、温柔的微笑。
我此前为之激动的东西已经消逝,
但激动不安的痕迹仍在我心中;
她们美妙的形象至今还盘踞
在我铁石似的心上,在胸膛深处。
当我陷入了深沉的思考,
探究未来岁月朦胧的意义时,
幻象出乎意料地来造访我,
那令我迷醉不已的其中一位。
于是,我初恋的姑娘向我走近,
像痛苦的天使,苍白而忧伤,
湿润的眸子仰望着天空,
她的纤手如同两朵百合花瑟兰迪斯,
交叉着放在惆怅不已的胸口;
犹如波浪似的披散着褐色长发。
被痛苦充塞的姑娘之显身,
向我预告着一个美好的未来。
另一位姑娘又出现在我面前,
她的脸上洋溢着奔放的快乐,
眼睛四下打量,仿佛火花闪烁,
绷紧的嘴唇轻颤犹如琴弦;
她时而安静,时而放肆地大笑,
胸脯微微颤动,不住地挣扎:
这幻象向我预示着痛苦,
生活的道路上布满了荆棘。
面对命运的抚爱和愤怒的威胁,
其中一个预言者总要飞来;
但我很少看到最初的那位姑娘,——
后面这位倒是不时发出响亮的笑声;
在我的一生,我看到不多的玫瑰,
却经常在荆棘丛生的路上徘徊;
但我在稀有的快乐中落下眼泪,
却在常见的痛苦中咧嘴大笑。
1836
致黑眼睛的女郎
不,美人儿,你无须多言,
你不用对我嘟哝着诉说,
说什么你生于蛮荒之地,
成长于荒凉偏僻的角落!
不,我不会相信的,
狂暴的风将你从远方吹来:
你——是东方的一颗明珠,
你是灼热土地的一朵小花!
黑色的眼睛,黑色的头发——
全然不似俄罗斯的姑娘,
你慵懒疲惫的嗓音
从来不曾拖长了音调。
你的脸庞没有一丝云霾,
灵活的身躯曲线毕露——
一条来自亚洲的蛇。
你从不眯缝眼睛瞅人,
你的眼底有松香在沸腾,
额头下面烈焰燃烧,
仿佛掀起一场热带风暴。
你一双动人的眸子——
仿佛闪烁不定的磷光,
最为甜蜜的呼吸飘拂着
四处弥漫爱情的麝香。
1838

19世纪俄罗斯画家萨夫拉索夫画作。
写吧,诗人
写吧,诗人!为可爱的姑娘
书写心灵的交响曲!
请把痛苦的爱情不幸的火焰
转化成一支支响亮的旋律!
为了表达绝望的痛苦,
为了在词句中迸发你的火花,——
请选择那前所未闻的音响,
请构造那前所未见的语言!
于是,他歌吟。在心的熔炉里
冶炼诗行,向心上人倾诉爱意。
歌手在吟唱:但她充耳不闻;
他泪水涟涟:但她视而不见。
或许,等到热情的歌声四下传播,
所有秘密被消解,另有一个美人
被打动,但不领悟其中的奥秘;
她毫无感觉地将它理解;
她不曾深入领会诗人沉重思索
整个的深度,便匆匆离去;
她的智力活泼而又肤浅,
只能接受轻狂心灵的语言,——
她的内心充满了傲慢的强力,
她在自己的崇拜者面前,
向他展示激动人心的诗行,
诗中有他整个灵魂,整个的生命,
她将微笑着说道:“多么可爱的诗句!”
这轻佻的女人就自去寻欢作乐。
而你,坚定不移的幻想家,
重新无谓地耗损没有结果的想象!
或者,再一次在美的名义下,
做一名手艺人,灵感四溢的工匠,
为傲慢的美人儿制造花冠。
1838
爱情的坟墓
青年的胸中有一座毁灭性的火山。
它炽热燃烧贺兰山。在烈焰下建成爱的世界。
岁月嬗递;维苏威火山[1]一片宁静,
热恋中的赫尔库兰姆城[2]却毁于灰烬;
幻想、忧伤和嫉妒沉睡在熔岩层下;
而今,生命沸腾过的世界已成为古迹。
记忆最终像一名冷漠的井下矿工,
它在废墟中穿行,在地心深处开挖,
挪动墓穴,刨掘棺木
寻找爱情那具不朽的木乃伊:
死者的额头还残存着理想的光泽;
僵硬的面容留有迷人的魅力;
在光亮熄灭的眼眶里
还闪耀着石化的泪滴。
命运抛给它的两个花冠,
一个早已消失,另一个鲜艳如新:
玫瑰编织的花冠已经腐烂,
唯有荆棘制成的花冠
却在永恒的溃疡中完好无损。
少女的温存和炽热的情歌徒然
对死者说道:起来吧!出来吧黎美娴老公!醒来吧!
女性的魅力不能让它复活,
迷人的目光,红唇的絮语也不能,
那雷电的击打
在它身上激起的不是火光和热气,
而是一阵痉挛的颤栗。
四周布满了碑铭;但是渴慕的理智
徒然地清扫和惊扰覆盖它们的尘土,
饥渴思想的铁牙
枉然地啃噬它们,
已经无法辨认它们的心脏;
火炬已经丢失,迷雾笼罩了一切,
面对沉睡的女神,凶狠的理智
被疯狂所扭曲,
在可怜的虚乏里
肆意亵渎古老的圣物。
1843
三种诱惑
在激荡的青春时代,在生活的喧嚣,
我经历过三次毁灭,我领略过
无坚不摧的三个物象:燃烧的眼睛
乌黑的鬈发,还有丰满的胸乳。
那双眼睛……曾有天空显现;但它
被两道黑色的眉毛虹彩给遮蔽了;
在眼睑的云团下,在睫毛的针叶下嘟嘟牛管家,
藏起了自己的蓝天和灿烂的霞光,
在骄傲、百合般洁白的额头之穹顶下,
一片秘密的、愤怒的雾霭越来越浓,
顷刻间,就任性地遮蔽了整个天空,
电闪雷鸣,落下了雨点、冰雹。
那些乌黑的鬈发……一想起就令人害怕!
那些鬈发……它们能把整个世界淹没。
如果它们从头上披垂就有如一道瀑布,
激起一场风暴;时而弯曲,时而盘卷哆啦咪子,
仿佛凶恶的毒蛇印钞厂招聘,它们缠绕,一团乌黑,
恰似嫉妒的圈套,恰似撒旦的诡计兔啾啾。
那一条乌黑的辫子,那些浓密的卷发,
如同波涛;那些发绺和乌亮的发箍,
如果散开它们特战风云,看起来就好像
可以缠绕、围裹和圈起整个地球,
整个大地仿佛变成了一个修女,
穿上了一件深色的粗布丧服。
那一对年轻的乳房……呵!一个神奇的所在阿雷奥拉,
生活着光明与黑暗,并存着地狱和天堂;
有时是一个充满混沌、怪念和狡诈的地方;
有时是一个风云激荡、令人不安的王国,
在这个王国,任何力量、任何规则
都无法承受怀疑的王冠和动摇的宝座;
有时,它是濒临湍急的波涛之陡峭的海岸,
偶尔还飘过活动火山危险的气息;
可是,热带地区的激情,金色的气候,
可是,隐秘国家的那些美丽的山岗,
却承诺给幼稚的爱情以快乐和安逸,
诱惑着青年走向那秘密的海岸。
1846
沉思
当我挂着一丝老人的微笑
阅读我在黄金时代写下的著作,
当我尚且年轻乙末豪客传奇,——一只严厉的手
准备更改和删除另一些事物,——
我制止了自己,突然问道:
我是否有权利来修改这些线条?
有时,我觉得,这私有之物
并不属于我谢贤打曾江,“卖弄聪明”罢了,
我不应该用偶然飞来的诗行
果断地一挥,灭绝年轻的罪衍,
不应该用专断的方式来掌控
炽热的火焰和充满情欲的韵脚。
有时,你带着疑心察看四周,
搜寻着作者,——够了,这是我吗?
不!这是他写的。让那个来自
过去时光、朦胧远方的他来回答!
我那只大胆的手触及的是陌生人?
不!我甚至不寒而栗地寻思:
在这一行被遗忘的古老句子下方,
我为什么要署上自己的名字?
1850年代
注释:
[1]维苏威火山,意大利南部那不勒斯地区的一座活火山。
[2]古罗马的一座城市,在公元79年的一次火山大爆发时被淹没。
(选自《俄罗斯黄金时代诗选》,已获译者授权发布,周戈楠山东文艺出版社,2017年11月)

推荐阅读
莱蒙托夫:塔曼
果戈理:到底是什么更有力量来支配我们呢?
别涅季克托夫别涅季克托夫(Владимир Григорьевич Бенедиктов 1807-1873),出生于彼得堡。在贵族武备学校接受教育,在校期间开始写诗。毕业后进入禁卫军服役,参加过1831年的俄波战争。退役后进入财政部任职,曾担任银行行长,直到1858年退休。
近期精彩推荐
导读人:
敬文东|胡传吉|谢宗玉|李约热|李德南|乔叶|鲁敏|娜夜|莫非|荆永鸣|芬雷|慕容雪村|贾冬阳|西渡|泉子|朱白|黄惊涛|蓝蓝|哑石|李宏伟|申霞艳|蒋浩|何平|朱庆和|金特|陈先发|连晗生|陈先发| 陈梦雅 |庞培|陈律|蔡东|赵四
作家:
阿莱霍·卡彭铁尔|乔治·西尔泰什|R·S·托马斯|彼得·S·毕格|德米特里·贝科夫|谢默斯·希尼|苏珊·桑塔格|帕斯捷尔纳克|南希·克雷斯|乔治·佩雷克|T.S.艾略特|毛姆|叶芝|马斯特斯 | 塞林格|理查德·耶茨|奥登|胡塞尔|J.希利斯·米勒|米洛拉德·帕维奇|霍夫曼斯塔尔|本雅明|莱辛 | 庞德 | 田中芳树 | 沃尔科特 | 埃德蒙·雅贝斯 | 赫拉巴尔 | 萨瓦托 | 赫尔曼·黑塞|赫塔·米勒 | 胡安·鲁尔福 | 艾萨克·辛格 | 雷蒙德·卡佛 | 勒克莱齐奥 | 马尔克斯 | 奥康纳 | 伏尔泰 | 梅里美 | 埃利亚斯·卡内蒂|克莱尔·吉根 | E.B.怀特| 胡安·卡洛斯·奥内蒂 |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 屠格涅夫| 大卫·华莱士
当代写作者:
黄惊涛|金特|黎幺|东荡子|陈梦雅|毕飞宇|李宏伟|孙智正|万夏|魔头贝贝|彭剑斌|马松|司屠|陈集益|冉正万|甫跃辉|茱萸|马拉|朱琺|大头马|王威廉|朵渔|李约热|王小王| 冷霜|贺奕|胡桑|凌越|须弥|何小竹|冯冬|雷平阳|刘立杆|西渡|蓝蓝|赵松|曹寇|颜歌|朱庆和|李静|张光昕|顾前|杜绿绿|文珍|魏微|庞培|赵野|陈东东|郑小驴|叶弥|江汀|吴玄|陈律|桑克|郭爽
选稿:杜凌云
本期编辑:张晓敏


欢迎转发、分享兵锋天下,其他公号如需转载,请与“未来文学”订阅号后台联系。

上一篇:酸雨的ph值全国314个景区降价或免费,福州人赶紧看过来!-福州吃喝玩乐情报

下一篇:藁城市信鸽协会怎么画眼妆才好看不辣眼睛?答案就在这!-深圳王蓉化妆培训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