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内容

费玉清大跳伦巴思念是种很玄的东西,无声无息出没心底-央视新闻

25 全部文章 | 2017年12月17日
思念是种很玄的东西,无声无息出没心底-央视新闻


今日农历十月初一,是追思逝者的“祭祖节”,亦是嘘寒问暖的“寒衣节”。夜深了,温暖的挂念是否已送达?天凉了,提醒你添衣保暖的又是谁?
十月初一“送寒衣”
农历十月初一,谓之“十月朝”“十月朔”,又称“祭祖节”“烧衣节”“寒衣节”。孟冬寒气至,北风何惨栗。旧时,民间要在这一天祭祀祖宗,给亲友送御寒衣物。家中高堂也会将冬衣捎给远在外地戍边、经商、求学的游子,以释挂念之心。

秦时孟姜女的丈夫被抓去修筑北疆长城,孟姜女千里寻夫送寒衣,寻到长城脚下,不料丈夫已死,并被埋筑城墙里菅原小春。孟姜女悲愤交加,跪向长城昼夜痛哭不已,终于感天动地,哭倒长城,露出丈夫尸骨。民间也称“寒衣节”由此传说而来。
相传明初朱元璋在南京称帝,在十月初一这天的早朝行“授衣”礼,将刚收获的赤豆、糯米做成热羹赐给群臣尝新。故民谚云“十月朝、穿棉袄,吃豆羹、御寒冷。”
过去,十月初一还是长工的下工日,所以又叫“散工节”。雇主要在这一天设筵犒劳雇工,清算工钱,宣布是否继续留用,留下的叫“打冬”或“打冬活”朱圣琴,关系到很多人来年的生计。

诗人李白在《秋夕旅怀》咏道:“凉风度秋海,吹我乡思飞。连山去无际,流水何时归。目极浮云色,心断明月晖。芳草歇柔艳,白露催寒衣。梦长银汉落,觉罢天星稀。含悲想旧国,泣下谁能挥。”其中的“芳草歇柔艳,白露催寒衣”正是这一节日的写照。
如今,农历十月初一上坟烧纸、烧寒衣的习俗已淡化,但中华文明慎终追远的遗传基因不改,许多人依旧到墓前默哀或献上一束鲜花,来怀念逝去的亲人。(民俗资料整编自人民日报)


“我没有很想你
只是分明听见‘找爸爸、找爸爸’
你甜亮的声音仍然在某处飘荡
那么急切”
来自一位父亲
你穿一身天蓝色的毛衣裤,静躺在医院的白色床单上。浓密的黑发匀贴地披向一边,天庭光洁饱满,额际的小茸毛清晰可辨。一切痛苦都已从你的脸上消失,你合着眼出位江湖,眉字清秀,神态安详,仿佛沉入一次深酣的睡眠。唯在你的左眼角林文栋,隐约含着一颗小小的泪珠。
世界曾经充满你的甜亮的声音,现在沉寂了熊俊豪。但我分明听见它仍然在某处飘荡,一声声那么急切:“找爸爸,找爸爸……”
爸爸在这里呢。
可是,我的孩子,你又在哪里呢?我举目寻视,不见影踪,伸手欲抱,抓了一空。

你的声音扑闪着折断的翅膀,一次次徒劳地撞在世界的玻璃窗上。这窗户无人知道所在,无人能够开启,却确然存在,无情地隔绝了阴阳校傲江湖。
你来了,目睹亲骨肉的诞生差不多就是目睹自己的诞生白曼巴,我好像再生了一回。
你去了,目睹亲骨肉的死亡差不多就是目睹自己的死亡,我好像又死了一回。
在短短的时间里,你使我重温了诞生,又预习了死亡。为了前者,我感谢上苍.为了后者,我诅咒上苍。上苍对我的感谢和诅咒均沉默无言。

我怎么能把你想象成一个死者,我对你的怀念多么像一种割不断的牵挂。
这牵挂的线团系在你的远逝的小躯体上,穿透生死的壁垒,达于另一个世界。我们明知你不复存在,仍然惦记你犹如惦记一个失踪的游子。
《妞妞:一个父亲的札记》作者/周国平
(编者注:1992年早春,周国平的女儿妞妞
刚出生即被诊断患有绝症,
小小生命在一岁半永远定格濑田水一。)

“我没有很想你
只是梦见你哭
我心里难过
就醒了”
来自一位丈夫
昨夜梦见萧珊,她拉住我的手,说:“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我安慰她:“我不要紧。”她哭起来。我心里难过航向黎明号,就醒了。
她离开我十二年了。十二年,多么长的日日夜夜。每次我回到家门口,眼前就出现一张笑脸,一个亲切的声音向我迎来,可是走进院子孟海公,却只见一些高高矮矮的、没有花的绿树痴恋灰姑娘。

上了台阶,我环顾四周,她最后一次离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她穿得整整齐齐,有些急躁,有点伤感,又似乎充满希望,走到门口还回头张望……仿佛车子才开走不久,大门刚刚关上。不,她不是从这两扇绿色大铁门出去的于志凌,以前门铃也没有这样悦耳的声音。
我仿佛还站在台阶上等待着车子的驶近,等待着一个人回来。这样长的等待。十二年了。甚至在梦里我也听不见她那清脆的笑声。我记得的只是孩子们捧着她的骨灰盒回家的情景。

我摆脱不了那些做不完的梦。总是那一双泪汪汪的眼睛。总是那一副前额皱成“川”字的愁颜。总是那无限关心的叮咛劝告。好像我有满腹的委屈瞒住她,好像我摔倒在泥淖中不能自拔,好像我又给打翻在地让人踏上一脚……每夜每夜,我都听见床前骨灰盒里她的小声呼唤,她的低声哭泣。
我必须结束那一切梦景。我应当振作起来,哪怕是最后的一次。骨灰盒还放在我的家中夏宇扬,亲爱的面容还印在我的心上,她不会离开我,也从未离开我秀才网。
节选自《再忆萧珊》作者/巴金
(编者注:萧珊,巴金生命中惟一的爱侣,
两人相亲相爱、相濡以沫28年。)

“我没有很想你
只是每当喷嚏一打
便认定是你还在牵挂我”
来自一位儿子
人活着的时候,只是事情多,不计较白天和黑夜朱宏钧,人一旦死了,日子就堆起来;算一算,再有二十天,我妈就三周年了。
三年以前我每打喷嚏,总要说一句:这是谁想我呀?我妈爱说笑,就接茬说:谁想哩,妈想哩!这三年里,我的喷嚏尤其多,往往错过吃饭时间,熬夜太久,就要打喷嚏,喷嚏一打,便想到我妈了,认定是我妈还在牵挂我哩。

我妈在牵挂着我,她并不以为她已经死了,我更是觉得我妈还在,尤其我一个人静静地呆在家里,这种感觉就十分强烈。我常在写作时,突然能听到我妈在叫我,叫得很真切,展红绫一听到叫声我便习惯地朝右边扭过头去。从前我妈坐在右边那个房间的床头上,我一伏案写作,她就不再走动,也不出声四大癫王,却要一眼一眼看着我,看得时间久了,她要叫我一声,然后说:世上的字你能写完吗,出去转转么。
现在大卫格瑞特,每听到我妈叫我,我就放下笔走进那个房间,心想我妈从棣花(编者注:陕西省丹凤县棣花镇,贾平凹的故乡。)来西安了?当然房间里什么也没有,却要立上半天,自言自语我妈是来了又出门去街上给我买我爱吃的青辣子和萝卜了,或许,她在逗我,故意藏到挂在墙上的她那张照片里柴河沿战役,我便给照片前的香炉里上香,要说上一句:我不累。

三周年的日子一天天临近,乡下的风俗是要办一场仪式的,我准备着香烛花果,回一趟棣花了。但一回棣花,就要去坟上,现实告诉着我妈是死了,我在地上,她在地下,阴阳两隔,母子再也难以相见,顿时热泪肆流,长声哭泣啊。
节选自《写给母亲》作者/贾平凹

“我没有很想你
只是时常还像孩子那样仰着脸
揣摸哪一颗星星是你”
来自一位孙儿
我是奶奶带大的。不知有多少人当着我的面对奶奶说过:“奶奶带起来的,长大了也忘不了奶奶冯春哲。”那时候我懂些事了,趴在奶奶膝头,用小眼睛瞪那些说话的人,心想:瞧你那讨厌样儿吧!翻译成孩子还不能掌握的语言就是:这话用你说么?
奶奶愈紧地把我搂在怀里,笑笑:“等不到那会儿哟!”仿佛已经满足了的样子。

夏夜,满天星斗。奶奶讲的故事与众不同,她不是说地上死一个人,天上就熄灭了一颗星星,而是说,地上死一个人,天上就又多了一个星星。
“怎么呢?”
“人死了,就变成一个星星。”
“干嘛变成星星呀?”
“给走夜道儿的人照个亮儿……”

奶奶已经死了好多年。她带大的孙子忘不了她。尽管我现在想起她讲的故事,知道那是神话,但到夏天的晚上,我却时常还像孩子那样,仰着脸,揣摸哪一颗星星是奶奶的……
我慢慢去想奶奶讲的那个神话,我慢慢相信,每一个活过的人,都能给后人的路途上添些光亮,也许是一颗巨星,也许是一把火炬,也许只是一支含泪的烛光……
节选自《奶奶的星星》作者/史铁生
“你好吗?”
对斯人最好的告慰
不过一句——
“我很好。”
点击「写留言」留下你想说的
猜你喜欢
“神奇药水”能让黑纸变美金?!
过街天桥变成“挡路”桥 设计师很委屈:“怪我咯?”
这个司机实线变道、阻挡后车……结果,交警不处罚,网友还点赞?
这些分分钟变身“小间谍”的智能家居用品 正窥探着你的隐私
穆加贝24小时内连续两次露面 与军方会谈暂无成果
我国第二台深潜器即将交付!下潜深度4500米,费玉清大跳伦巴为何不及“蛟龙”?
韩国“高考”临时推迟 考生惊呼“我书都扔了”!
金店老板收旧手机“炼金”,结果却被刑拘了,什么情况?
觉得不错请点赞
本期监制/李骏 主编/张天宇 编辑/王若璐

上一篇:龙溪路别不信!有这5种特点的女人脾气不好,容易离婚-健康保养那些事

下一篇:赞比亚时差总有一个故事会让你泪流满面-美装搭配学起来